2022-11-07 14:29

[马丁·施拉姆]民主必须打碎锤子

这声音是明确无误的——而且可能是破碎的。

在我们需要听到每个人大声谴责的时候,这又是一种回响的沉默之声。值得庆幸的是,这次并不是一片寂静。但是,来自一个政党——共和党——的名人太多了,他们的沉默是不可原谅的。

民主党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在旧金山的住所刚刚发生暴力袭击。多亏了上帝的恩典,这才没有成为又一场美国政治暗杀。但这确实导致了唯一在家的人——她82岁的丈夫保罗(Paul)严重受伤。一名被右翼狂热煽动起来的入侵者带着锤子、绳子、领带和胶带闯入佩洛西的家。他不停地问:“南希在哪儿?”这与1月6日那些支持特朗普的造反者在国会大厦里大喊的是同一件事。

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担任总统期间,共和党人把抨击佩洛西作为战斗口号和筹款计划。一辆公共汽车上印有“解雇佩洛西”的字样——在明亮的橙色火焰中间。谁能想到,在容易上当的大众中,有人会把对佩洛西的妖魔化当真?42岁的加拿大人大卫·德佩普(David DePape)一直非法居住在美国,他喜欢在网上传播QAnon阴谋论。他后来告诉警方,他想打破众议院议长的膝盖骨。但她当时在华盛顿,所以他只好用锤子砸她丈夫的头,直到警察逮捕了他。

几位著名的共和党人迅速表示谴责。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在推特上说,他对这次袭击感到“震惊和厌恶”。众议院共和党二号人物、路易斯安那州共和党众议员史蒂夫·斯卡利斯。他在推特上写道,“听到这起可怕的袭击事件,他感到很恶心……暴力在这个国家没有立足之地。”我为保罗·佩洛西的完全康复祈祷。”

但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加州共和党人凯文·麦卡锡(Kevin McCarthy)。他担心得罪支持特朗普的议员,这样他就可以在共和党领导的众议院担任议长。他派发言人说麦卡锡给佩洛西打了电话。

很快,事情就变得很明显,太多的知名共和党人正在想方设法逃避责任,公开谴责或说出特朗普可能不想说的话以外的话。特朗普什么都没说。事实上,一些共和党人散布谎言,并将其视为一个病态的网络笑话。

这就是潜在的破坏性。在选举日的准备阶段,许多共和党候选人似乎决心要动摇我们对美国民主的信心。

最后,小特周二上了一档电台谈话节目,但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在称对佩洛西的攻击是“令人难过的情况”之后,他在网上散布了一篇右翼反保罗·佩洛西的虚假诽谤:“哇……那个家庭发生了奇怪的事情……也许,你和我最好不要谈论它。”玻璃似乎是由内而外破碎的,所以不是破门而入,而是破门而出。”错了。警方说这是一起从外面闯入的案件。

许多想要效仿特朗普的共和党候选人开始拒绝承诺他们将接受选民的最终计票结果。大多数人只是说他们会赢,并接受这个结果。

周三晚上,乔·拜登总统告诉美国人:“不要搞错了——民主就在我们所有人的选票上....在美国,我们不会用暴动、暴民、子弹或锤子来解决我们的分歧。我们通过……投票箱和平解决他们的问题。”

后记:史蒂夫·斯卡利斯对佩洛西攻击的强烈谴责可能是他在众议院的第二个辉煌时刻。他最辉煌的时刻发生在2017年9月28日。我的脑海中还能看到那天斯卡利斯拄着两根拐杖慢慢进入众议院的情景。三个月前,我们以为他死了一名左翼刺客在众议院共和党棒球队训练时开枪打死了他。这时,斯卡利斯一进来,全体议员起立齐声欢呼起来。你分不清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

看着斯卡利斯,我想起了我报道过的那些暗杀事件:马丁·路德·金、罗伯特·肯尼迪;还有几乎致命的枪伤:乔治·华莱士;罗纳德·里根和他的新闻秘书,我的朋友詹姆斯·布雷迪;加贝·吉福兹。我记得当斯卡利斯说:“你不知道回到这里,在人民议院工作的感觉有多好。”也许那光芒滑过我的脸颊。

今天,2017年的众议院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当历史记录我们这个时代的石头、剪刀和布时,民主必须击碎锤子。每一次。

马丁Schram

马丁·施拉姆是论坛新闻服务的专栏作家,是华盛顿资深记者、作家和电视纪录片主管。——Ed。

(论坛有限公司ntent机构)

文/韩国先驱报(khnews@heraldcorp.com)